「腾讯音乐超现场是直播吗」腾讯音乐超现场周杰伦

看一看高清电影网

4531万……这些数字验证着线上演唱会和音乐人自身的影响力。在轻轻一点就能滑进线上演唱会直播间的同时,张国荣的《热·情》演唱会超清修复版直播,周杰伦几年前的两场线下演唱会多平台重播,来自腾讯音乐娱乐旗下现场演出品牌TMElive。前面提到的几场直播演唱会则是微信视频号操办的。直播对演出现场的要求更高,对现场呈现、镜头运用和直播技术等各环节都是考验。但观众在乎是直播还是重播吗?

1、本文目录:

(1)本文目录
(2)腾讯音乐超现场,和被周杰伦点赞的两位音乐人,聊聊《最伟大的作品》先行曲
(3)相关搜索

2、腾讯音乐超现场是直播吗,线上演唱会带来的和消解的

从2021年12月西城男孩线上直播演唱会以来,在直播平台看演唱会,已经带来了一次次大众狂欢。微信视频号上,4月,崔健,4608万;5月,罗大佑,4186万;6月,后街男孩,4531万……这些数字验证着线上演唱会和音乐人自身的影响力。还有一个重要的变化是,这三场演唱会都有冠名赞助。从影响力和商业价值上,线上演唱会这件事都在得到认可。

但这是可持续的吗?线上演唱会能替代线下传统的演唱会吗?

在轻轻一点就能滑进线上演唱会直播间的同时,背后还有很多问题值得细究:为什么强调直播?为什么是免费?线上演唱会带来了什么,又在消解着什么?

直播还是录播,你在乎吗?

近段时间的线上演唱会其实有两种形态:直播的,和重播的。

4月1日,张国荣的《热·情》演唱会超清修复版直播,观看数据超1700万人。5月20日、21日,周杰伦几年前的两场线下演唱会多平台重播,全网预约人数超过2000万,各平台总观看量将近一亿人次。

这两场重播,来自腾讯音乐娱乐旗下现场演出品牌TME live。前面提到的几场直播演唱会则是微信视频号操办的。TME live还运作了2021年底的五月天跨年演唱会,以及近期京东618的“张亚东和老友的歌”演唱会。

直播和重播都有,工作内容和演出性质其实有很大差别。直播对演出现场的要求更高,对现场呈现、镜头运用和直播技术等各环节都是考验。

但观众在乎是直播还是重播吗?

这么问可能不合适。毕竟重播也没多轻而易举,比如,张国荣的演唱会是经过超清修复的版本,也对工作量和技术含量都有要求。何况当时的线下演唱会,也都是反复排练过、精心呈现过,才能成为经典,有被重播的资格。

那换个问法吧——

观众在乎是直播还是录播吗?

以数据上动辄千万人的观众数量来说,还真不一定有多大比例的人在乎。或者说,不会留意。看就完了,是不是提前录好的,有什么关系。

就算在乎这个问题,还有另一个问题:能否分辨出真的是在直播。

这可能比分别真唱假唱还难。

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“真唱”依然不是所有人在乎的问题。直播演唱会才刚刚起步,又会有多少人在乎“真直播”呢。

如果你不在乎,那没关系,可以继续享受线上演唱会给你带来的那部分快乐。但同时,有一部分快乐,是被线上演唱会所消解了的——那份真实。

直播,虽然表面上身临其境、全民狂欢了,但始终隔着一面屏。

孙燕姿在抖音的直播演唱会,就出现了十几分钟的中断,虽然是不该出现的失误,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倒印证了这是场真直播。

但显然目前面向最广大的受众,流畅的观看体验,比证明自己是一场真直播,要更重要。

免费还是收费,你介意吗?

面向这么广大的受众,像所有互联网曾经给过用户的其他初期红利一样——这些现象级演唱会是免费的。

或者说,正是因为没有消费门槛,才能汇起这么庞大的数据量。

这些线上演唱会案例的另一个特征,是怀旧。点进来的人,大多数不是为了听崔健、罗大佑的新作品,而只是为了缅怀一下逝去的青春,或者只是看见别人分享的链接,路过一下。那些苦于没有线下演出看,把线上演唱会当作应急食品的,毕竟是少数。

但能覆盖这么多年龄段、不同圈层受众的全民音乐人,越来越少了。这场免费的合谋,必定会有一个终点。

何况还有不少人就是来凑个热闹,可能点进来,给平台留下个数据,就退出去了。

毕竟千万人的体量下的很多人,远没有买票去看线下演唱会的那些人,会更珍惜一场演出。

在免费的语境下,还有一种付费选择:打赏。——这可能才是直播演唱会,更符合当下所谓“直播”的地方。

像其他所有主播一样,门槛免费,有人打赏,虽然一场演唱会需要各种精心策划、排练,虽然背后的心血和价值肯定比一般的直播内容要高级。

这倒有点像,2007年Radiohead发行第七张录音室专辑《In Rainbows》的时候,采用了“看着给”的线上自定义付费模式,用拥抱互联网的姿态独立发行唱片。不过,那是互联网还带着理想主义的时候的先锋试水,现在大家的共识是:网络水太深,你把握不住。

尽管有人会以打赏的形式来补上演唱会门票,但更多的人,是在免费进直播间的同时,留下形形色色的评头论足。在以往,一场演唱会是否精彩,买了票的才有发言权。而现在,你要忍受直播间里的其他人,免费看演出的同时,以免费吐槽、胡侃为乐。

其实,付费线上演唱会早有试水。2020年8月,网易云上线的TFBOYS“日光旅行”七周年演唱会,门票分为30元、158元和860元三档价位,该场次售票数破百万。2021年8月DOULive的“夏日歌会”活动上,抖音邀请了陈粒、张惠妹等多位歌星举行线上演唱会,推出6-30元不等的门票。

现在再来看这类付费演出,一定的门槛,保证了至少来看演唱会的不是路人,虽然没有免费演唱会的巨量数据,但对演出者和观众,其实都多了一层保护。不过问题就是,谁能有收费的底气。毕竟,且不说演出,目前大部分音乐人发行作品,也还是习惯用免费的方式。先让自己的歌被听到,再说通过演唱会、音乐节等形式来回点本。

但当演唱会、音乐节也都免费的时候,还有路可退吗?

仪式感和现场感,你需要吗?

除了对演出形式、消费形式的改变,线上演唱会带来的变化还有很多。比如崔健、罗大佑的演唱会都是采用竖屏形式,比如演唱会的节目单是在直播间里提前公布的……这些变化或许更能保证流量和数据上好看,但其实会破坏真正音乐爱好者的观感。

带来更多流量、提高影响力的同时,消解着仪式感和现场感。

不乏有自己专门营造出仪式感的音乐爱好者,要摆上最好的音响、拿出珍藏的耳机、配上超高清投屏,如果可以,还要呼朋唤友,一起找一个地方专门打造沉浸式体验,尽可能还原身临现场的感觉,借此来好好享受这次演唱会——对他们来说,直播,只是无奈的选择;免费,则是意外的惊喜。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看演唱会。

当然,还有人会享受与千万人一同“在场”的这个过程,感叹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打破空间界限的另一种仪式感。这种仪式感,是线上演唱会选择“直播”的重要性所在,是虽然免费、但值得“收费”的根基。

不过还是那个问题,并非所有人在乎、介意这些事情,对于无感的路人来说,没有义务一起分享这份特殊的感觉。

其实,比起“线上演唱会”,这种普天同庆的体验,有更适合的载体:大型公益演出。

北京时间2020年4月19日凌晨2点,世界卫生组织和公益组织“全球公民”合作举办的“One World: Together At Home”(《四海聚一家》战疫特别节目)全球直播,这场带着致敬1985年Live Aid色彩的大型活动,汇集全球顶级艺人,在全人类共同面临的困境里,再次展现了音乐的力量。

前6小时是录播,最后2小时是直播。免费。——这些事情都是次要的了。见证互联网力量的One World: Together At Home和当年见证电视机力量的Live Aid一样,是一次成功的大型媒介事件和公益活动。国内后来也搞了《相信未来》慈善义演,但同样,“公益活动”的标签,要远盖过“线上演唱会”这件事。

这些情境之下,我们也有特殊的、无可替代的仪式感、现场感、参与感。

而崔健、罗大佑的演唱会,在特殊的情境里上线,其实也带着一部分“公益”色彩,全民免费参与,是一件鼓舞人心的好事。

但我们都知道,更多情况下,开演唱会并不是做慈善。

其实,除了大型免费线上演唱会、少数粉丝向付费线上演唱会之外,还有很多暂时失去线下演出机会的音乐人尝试了线上演唱会的方式。但没有多少亮眼的成绩单。

声势浩大的线上演唱会影响下,观看演出的门槛看似逐渐模糊,实际上,是无形的信息茧房正在加速。当我们是同一场演出的观众,彼此之间却鸡同鸭讲。当有人想在这之中寻找仪式感和现场感时,有的人只是来凑凑热闹吐吐槽。

「腾讯音乐超现场是直播吗」腾讯音乐超现场周杰伦

而离开那些能调动起千万人流量的老牌音乐人,更多人,即使把演出开到线上,也并没有看到优于线下演出的改观。

更重要的是,目前的线上演出,显然达不到线下演出的体验。线上演唱会可以作为一种新形式、新商业模式,为音乐开拓更多机会和空间,但还不是线下演出的替代品。

我们庆幸这个时代的新技术,能够让人打破空间限制在网上因音乐相聚。但也别忘记,在高科技包装下,在免费的福利里,对仪式感和现场感应有的初心。

【20210703| No330】

3、相关搜索:

腾讯音乐超现场2022
腾讯音乐超现场在哪里看
腾讯音乐超现场怎么看
TMElive腾讯音乐超现场
腾讯音乐超现场是直播吗
腾讯音乐超现场周杰伦
腾讯音乐超级现场直播
腾讯音乐超现场张国荣
腾讯音乐超现场是什么
腾讯音乐超现场回放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